受查市民如廁遭拒 警察迫當街水樽「解決」嚟M女先有得去

291

警方前晚在銅鑼灣瘋狂拉人,有被截查的義務急救員指摘警方要被截查人士「罰企」逾兩小時,其間警員沒有搜查,更無視市民要去洗手間的生理需要。她強忍一小時才獲批准如廁,據她所知,有一些市民最終被迫要「就地解決」,極不人道,致使現場遺下一樽樽尿液,令市民無辜受辱。

女義務急救員Vicky昨重提前晚經歷仍忿忿不平,抨擊警方只為羞辱市民,「現場有起碼60個防暴同傳媒聯絡隊,有咁多警力,寧願企喺度睇住我哋,都冇人做search(搜查)」。她與另外20餘名急救員已準備好身份證、急救證等文件,惟呆等兩小時仍無人理會,據她所見,第一批獲放行市民要等足兩個小時至晚上10時才可離開。

其間連Vicky在內約10名急救員晚上約10時曾向警員要求去廁所,「有女仔period(來經),真係好需要去,(看守)個警員先肯去請示」。等足20分鐘,涉事警員呼喝示威者,指最多只可讓四人離開去廁所,「結果我哋被迫要揀,大家問邊個急啲,或者畀嚟period嘅女仔去先,當時我都冇得去」。Vicky不久即再度提出去洗手間要求,現場警員裝作聽不到,她多次大聲追問,最後忍足一小時,才獲批准去廁所,現場仍有大部份市民不獲批准去廁所。

據她所知,有男士因忍不住而要「就地解決」,在水樽內小便。Vicky指遭圍捕時不許坐下和去洗手間,一眾人要排排企,完全不清楚警方做法,只感到警方有意羞辱市民。現場有警員情緒激動,多次指罵急救員為「垃圾」。她獲准去洗手間時,警員卻同時指示她可離去,即是不作拘控,「如果我唔提出(去洗手間),咁咪有排冇得走?」結果最後一批獲放行的義務急救員,要苦候至凌晨12時許才准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