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負債通膨經濟將崩盤 美媒盤點下一步:盼IMF出手相救

74
Police use teargas as Sri Lankan protesters storm prime minister Ranil Wickremesinghe 's office, demanding he resign after president Gotabaya Rajapaksa fled amid economic crisis in Colombo, Sri Lanka, Wednesday, July 13, 2022. (AP Photo/Rafiq Maqbool)

斯里蘭卡陷入毒疫以來最嚴重經濟危機,自從全球新冠疫情導致賴以為生的觀光業衰退,加上俄烏戰爭迫使國際原物料價格上漲,該國貨幣貶值80%、政府負債達510億美元,處於破產邊緣,通貨膨脹加速失控使得該國沒錢進口汽油、牛奶、燃氣、藥品、衛生紙,總統拉賈帕克薩只能逃亡馬爾地夫。政府只能將希望寄託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根據《美聯社》,斯里蘭卡瀕臨破產邊緣,民眾對於長期以來的貪汙腐敗表示不滿,加上國內通貨膨脹加劇、難以購買民生物資,使得動亂維持數個月,總統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在總統官邸遭到民眾占領後,於11日透過總理請辭、13日帶著妻子搭乘軍機逃離至馬爾地夫避難,不過動亂並未因此結束、經濟與政治問題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

報導指出,擁有2200萬人口的斯里蘭卡負債累累的經濟已瀕臨「崩潰」,長期以來仰賴鄰國印度、中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協助,物資短缺使得一般民眾根本連飯都吃不起,他們排了數個小時的隊,只為購買稀缺的燃料與烹飪用燃氣,目前代理總統職位的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將在新政府成立後請辭。

▲▼斯里蘭卡醫療危機。(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斯里蘭卡嚴重缺乏糧食、醫療藥品、燃料等。(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斯里蘭卡面臨多嚴重的危機?

與其歸咎俄烏戰爭等國際因素,部分經濟學者們認為,斯里蘭卡的這場經濟危機其實主要源自於國內,包括執政團隊多年的經營不善與政府的貪汙腐敗,且民眾的怒火主要集中在總統拉賈帕克薩、以及他的胞兄兼前任總理與總統馬欣達(Mahinda Rajapaksa),馬欣達在群眾運動演變成暴力示威後請辭。

馬欣達於2021年4月突然禁止化肥、推行有機農業計畫,使得農民措手不及,進而導致水稻減產,米價也跟著上漲。且由於大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外債激增,政府需要增加稅收,然而馬欣達卻推動斯里蘭卡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稅,在外匯儲備下降後,債權人降低斯里蘭卡的信用評鑑等級,阻止其借入更多資金。

 *通貨膨脹如何影響現實生活?

其實位處熱帶地區的斯里蘭卡,通常是不缺食物的,然而前述馬欣達推動的錯誤政策,導致米價上漲,民眾開始挨餓。根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統計,斯里蘭卡近10個家庭就有9個不吃飯、或節省開支,同時有300萬個家庭正接受緊急人道救援。

俄烏戰爭下,國際糧食與石油價格上漲,5月通膨率接近40%,臨時價格上漲近60%,政府公務人員還因此獲得為期3個月的額外假期,政府讓他們回家種植供自己食用的作物。

醫療藥品的嚴重缺乏,使得醫師們透過社群軟體呼籲,警告民眾最好要盡一切力量不要讓自己生病,否則就連動手術時的醫療藥品都缺乏。

▲▼斯里蘭卡醫療危機。(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斯里蘭卡醫師警告,最好不要生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斯里蘭卡政府如何力挽狂瀾?

威克瑞米辛赫是第6次出任斯里蘭卡總理,在抗議群眾要求結束「拉賈帕克薩王朝」(該家族長期把持伊斯蘭卡政權)的風潮下,他的人事任命的目標在於如何挽回民眾對政府的信心,使經濟重回正軌。

至目前為止,伊斯蘭卡仰賴鄰國印度4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印度代表團6月23日曾赴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針對更多援助項目進行談判;不過威克瑞米辛赫警告,不能過度指望印度。

今年6月初,聯合國開始向全球公開呼籲援助斯里蘭卡,不過目前募得的資金對於維持政府半年運作所需的60億美元而言,僅能算是冰山一角。

威克瑞米辛赫於6月12日受訪時透露,他將考慮從俄羅斯購買更多折扣價格的石油,以協助該國度過危機。雖然在政府力挽狂瀾下,2019年實施的化肥禁令、減稅政策所造成的損害已開始逆轉,不過要見到明顯的效果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斯里蘭卡的下一步?

當地媒體《可倫坡時報》(Colombo Times)最近在報導指出,斯里蘭卡將最後的希望寄託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上,斯里蘭卡政府正在與IMF進行談判,威克瑞米辛赫預計7月底與IMF達成出初步協議。

《美聯社》認為,政治上的腐敗加重斯里蘭卡的經濟危機,使得外界對於斯里蘭卡的金融救援複雜化,即便國會議員將於7月20日選出新總統。

美國華府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經濟學家兼政策研究員穆克吉(Anit Mukherjee)認為,雖然IMF或世界銀行展開的任何援助都應該附帶嚴格條件,用以確保援助金不會被濫用,但畢竟斯里蘭卡位處全球最繁忙的航運通道,讓如此具重要戰略意義的國家面臨經濟崩潰,恐怕是不智之舉。